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景观 站内搜索
拯救青岛
文章来源: 撰稿:jlee527 发布时间:2009-03-11 11:55:34
【字号: 【打印】 【关闭】
     几天前读青岛早报,偶尔发现市北区2008年旧城改造计划,计划中把许多旧城区的危旧房屋列入改造计划。这个计划使许多居民有机会迁出破旧拥挤的旧房住进设施齐全的新居,无疑对市民作了一件好事情。但是,在这改造计划实施的同时让我们感到一种潜在的危机。比如,大连路以北,无棣二路以东,大连之路以西地块的改造。我不敢妄言,改造以后会把一些什么样的建筑展现给青岛,但商业性开发对这一带已经形成特色的城市风貌的破坏是毋庸置疑的。历史的教训已经足够楚痛了。
    
     青岛的市民都以青岛这个城市的美丽而自豪。可是青岛究竟什么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红瓦绿树,碧海蓝天?高楼大厦,流光溢彩?美丽的滨海、动感的现代化城市?白帆点点,浪花簇簇,魅力的海湾城市?所有这些美丽的描绘都很难全面表达这个城市特点及其内涵。
    
     一个著名的城市必须是一个自然风貌、人文环境、民俗风情、建筑风格、城市综合发展的和谐的共存。如果一味地追求跟随潮流的发展,可能对城市原有的风貌造成极大的甚至是不可挽救的破坏。
    
     十四年前,我在出任青岛AT&T(现在的青岛朗讯)高管时,我的一个搭档,一个意大利后裔的美国人。他很喜欢青岛(青岛的老市区),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论青岛。他始终认为青岛是一个BEACH TOWN(滨海城市),非常像欧洲的的一些城市。我问他青岛更像那个城市,他说哪个也不是很像。其实也没法完全相像。因为青岛毕竟是中西文化的合璧,一个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城市。他说青岛不应该成为一个CITY(没有特色的城市)。他讨厌CITY。我很理解他情结,当一座座摩天大楼昂首伫立在那些已经年久失修、低矮的哥特式建筑的身边,当繁华的喧闹淹没了浪花的低吟,你会是什么感触?
    
     我的一个在北京大学留学的美国留学生朋友,去年夏天我邀请他到青岛来玩,他被青岛老城区的美丽折服。特别是对从中山路往东一直到延安三路以西的沿海风貌赞不绝口。同时也直言不讳的说,有些高楼盖得真不是地方,如百盛大厦、发达商厦、东海国际大厦等等。他还说,美国也不是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到楼大厦都集中在DOWN TOWN(市中心)。中国的高楼大厦太多,特别是在北京,到处都是。
    
     一个著名的城市不等于美丽的自然环境加上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如果仅仅这样就能够成为知名城市,那么中国的沿海应该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著名城市。一个名城是历史的沉淀,包括人文、民俗、建筑、商业、经济、政治等多方面的沉淀。就像能够使北京这个城市成为世界著名城市的主要元素不是那些新建的高楼大厦,纵横交错的高架路桥。而是那些皇家宫殿、园林,居民四合院等那些厚重的历史沉淀。同样能够让青岛展现给世界的不仅仅是海湾的自然美丽以及沿海的高楼别墅。更主要的是百年以来青岛经历了德国、日本、美国占领时期,不同文化、民俗、建筑、经济商业模式形成的历史沉淀。因此才会有了栈桥、小青岛、花石楼、迎宾馆、老市政府、天主教堂、基督教堂等著名建筑,才会有八大关、太平角、中山路、太平路、沂水路、江苏路、鱼山路、金口路一带优雅的环境。才会由青岛湾、汇泉湾、太平湾美丽的海湾。
    
     对历史名城的改造如同对于文物的发掘,一定要使保护性的而不是商业性的。当我们对这个城市的历史风貌、人文民俗没有足够的了解时,当我们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资金的时候,不要轻易的去改造。这种改造很可能对这些遗产是毁灭性的破坏。对一个历史名城的改造,首要的前提是能够保护原有的风貌并使这种风貌有机的延伸。而不是用另一种不同来替代。
    
     40多年前,我的一个表哥从天津来青岛,夜晚下的火车,行至胶州路、热河路交界处惊呆了,他说他没想到青岛这么发达,有这么一大片几十层的高楼大厦,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顺他手指的方向一看不禁哑然。第二天带他又来此处,原来老兄把沿大连山顺山势而盖的房子的灯光一层层叠加起来,误认为是高楼了,可不是一大片嘛。他被这种风貌深深吸引,同时也喜欢上了面前的那条顺势而下的螺旋状蘑菇石路。
    
     40多年过去了,热河路两边风格各异的日式建筑已经大部分被样式呆板带着红帽子的多层建筑代替了,那条青岛人熟知的波罗蚰子路也已经不复存在。西镇、小港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旧城改造。历史的沉淀风貌被慢慢的蚕食了。取而代之的是全国统一型号的高楼建筑。
    
     很多青岛人都在担心,也许不久将来的一天,我们再俯瞰青岛时会发现这里和大连、威海、烟台、日照、连云港、厦门等等城市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就像在美国你很难分出来芝加哥、纽约、洛杉矶、旧金山、丹佛这些城市的DOWN TOWN有什么大的差别。
    
     破坏一个城市是容易的,而修复一个城市确实非常困难的。1984年我在日本学习,曾经十分崇拜东京市立体高架路,认为那才是现代化的标志。现在这些横七竖八插在城市身体上的高架路桥,已经成为东京难以修复得伤痕。而我们正在步着日本人的后尘,在青岛美丽的躯体上开挖。这决不是危言耸听,这些在老城区内实施的摩天大楼,城市高架路的现代化改造,也许十几年,也许几十年后就会被公认为是城市不可饶恕的破坏和不能愈合的伤口。
    
     欧洲人有着良好的保护历史、保护环境的环保意识。正是因为这种意识存在,许多历史名城才得以完整的保护下来。这种环保的意识并不影响欧洲许多国家文明和发展的脚步。历史的文明得以保护,新兴的城市得以发展,历史的脚步留下清晰的足迹。清晰的足以辨别他的历史年代。这正是我们需要努力学习和追赶的。
    
     六十年代,还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青岛是东方的瑞士。40多年过去了,东方瑞士一说没有人再提了。在这40多年中,青岛在慢慢的变大,人口从100万发展到800多万,行政面积从原来的1000平方公里扩大到11000平方公里。经济也有了巨大的发展。然而我的心中青岛却在慢慢变小,那个能够称之为青岛,有百年历史沉淀的青岛,现在可能还不足30平方公里。而且每年在以超过几平方公里的速度缩小。
    
     每当我站在青岛山上,俯瞰周边的变化,总是想大声呼喊:救救青岛,不要让青岛这个美丽的东方的瑞士在我们的手中消失。
    
    
     具体建议:
     泰山路、济南路、馆陶路以东
     恩县路、包头路、黄台路、延安路以南
     延安三路以西
     不要再作商业性地产开发,局部允许做保护性开发。
    
     在城市的财力和资金允许和保护性的改造方案确实对老城区的风貌具有完整的修复和延伸的前提下,逐步完善和修复青岛老城区的风貌。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